您当前位置:巴中传媒网 > 文化

栾巴寺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21-02-20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向溥泉

  通江县空山坝曾经有很多寺庙,白塔寺、松树庵、张爷庙、吴二爷庙、五福寺、栾巴寺等等,其中“栾巴寺”各地少有,供奉的是谁?有何历史渊源?笔者访问了当地老者,在史料中找出一二,与君共飨。

  吴世珍编撰《(民国)续修通江县志(稿)·释道》“寺观”条写道:

  释道,通境素盛,传亦最久,精严戒律,钩深玄要之僧道,代不乏人。惟邑当兵燹余生,几遭劫兵,栖云惊鹤,流落飘零,宗派支流,多不可考。然近日物质文明,釀成战祸。中西哲士,近多提倡释道之学,挽救将来。惜吾邑地滨边远,黄冠缁流,未沐新化,以故传灯续录,补记为难。

  在“栾巴寺”条目写道:

  在西四百里。栾巴真人法坐下,有石穴。每岁端午前后,一蛇可二三尺许,先出,群蛇络绎随之。游于殿堂、几榻、厨器之间,绝不畏人。人亦弗相害,必争为食,以食之,食已,其先出者,先至穴口,俟群蛇毕入,而后入焉。土人传为四万八千尾。云《名胜志》蛇数稍异。

  1995版《通江县志》卷五十《宗教·寺庙志要》“栾巴寺”条:

  一名南坝寺,建于唐代。续志稿记:在西北四百里,旧只云,栾巴真人法坐下,有石穴。每岁端午前后,一蛇可二三尺许,先出,群蛇络绎随之。游于殿堂、几榻、厨器之间,绝不畏人。《蜀中名胜记》称“巴蛇洞”。

  晋人葛洪《神仙传》卷五“栾巴”条:

  栾巴,蜀人也。太守请为功曹,以师事之,请试术,乃平生入壁中去,壁外人叫虎狼,还乃巴也。迁豫章太守,有庙神,能与人言语,巴到,推社稷,问其踪由,乃老往齐为书生,太守以女妻之,生一男。巴往齐,勑一道符,乃化为狸。巴为尚书,正旦,会群臣,饮酒,巴乃含酒起望西南噀之,奏云:“臣本乡成都市失火,故为救之。”帝驰驿往问之,云:“正旦失火时,有雨自东北来,灭火,雨皆作酒气也。”

  宋人李昉等人纂《太平广记》卷第十一《神仙》:

  栾巴者,蜀郡成都人也。少而好道,不修俗事,时太守躬诣巴,请屈为功曹。待以师友之礼。巴到,太守曰:“闻功曹有道,宁可试见一奇乎?”巴曰:“唯。”即平坐,却入壁中去,冉冉如云气之状。须臾,失巴所在,壁外人见化成一虎,人并惊。虎径还功曹舍。人往视虎,虎乃巴成也。后举孝廉,除郎中,迁豫章太守。庐山庙有神,能干帐中共外人语,饮酒,空中投杯。人往乞福。能使江湖之中,分风举帆,行各相逢。巴至郡,往庙中,便失神所在。巴曰:“庙鬼诈为天官,损百姓日久,罪当治之。以事付功曹,巴自行捕逐,若不时讨,恐其后游行天下,所在血食,枉病良民。”责以重祷,乃下所在,推问山川社稷,求鬼踪迹。此鬼于是走至齐郡,化为书生,善谈五经,太守即以女妻之。巴知其所在,上表请解郡守往捕,其鬼不出。巴谓太守:“贤婿非人也,是老鬼诈为庙神。今走至此,故来取之。”太守召之不出。巴曰:“出之甚易。”请太守笔砚设案,巴乃作符。符成长啸,空中忽有人将符去,亦不见人形,一座皆惊。符至,书生向妇涕泣曰:“去必死矣。”须臾,书生自赍符来至庭,见巴不敢前。巴叱曰:“老鬼何不复尔形。”应声即便为一狸,叩头乞活,巴教杀之,皆见空中刀下,狸头堕地。太守女已生一儿,复化为狸,亦杀之。巴去还豫章,郡多鬼,又多独足鬼,为百姓病。巴到后,更无此患,妖邪一时消灭。后征为尚书郎,正旦大会,巴后到,有酒容,赐百官酒,又不饮而西南向噀之。有司奏巴不敬。诏问巴。巴曰:“臣乡里以臣能治鬼护病,生为臣立庙。今旦有耆老,皆来臣庙中享,臣不能早饮之,是以有酒容。臣适见成都市上火,臣故漱酒为尔救之。非敢不敬,当请诏问,虚诏抵罪。”乃发驿书问成都。已奏言:“正旦食后失火,须臾,有大雨三阵,从东北来,火乃止,雨着人皆作酒气。后一旦,忽大风雨,天地晦冥,对坐不相见,因失巴所在。寻闻巴还成都,与亲故别,称不更还。老幼皆于庙中送之。云:去时亦风雨晦冥。莫知去处也。

  《后汉书·杜栾刘李刘谢列传》:

  栾巴字叔元,好道。顺帝世,以宦者给事掖庭,补黄门令,非其好也。性质直,学览经典,虽在中官,不与诸常侍交接。后阳气通暢,白上乞退,擢拜郎中,四迁桂杨太守。以郡处南垂,不闲典训,为吏人定婚姻丧纪之礼,兴立学校,以奖进之。虽干吏卑末,皆课令习读,程试殿最,随能升授。政事明察。视事七年,以病乞骸骨。

  荆州刺史李固荐巴治迹,征拜议郎,守光禄大夫,与杜乔、周举等八人徇行州郡。

  巴使徐州还,再迁豫章太守。郡土多山川鬼怪,小人常破赀产以祈祷。巴素有道术,能役鬼神,乃悉毁坏房祀,剪理奸巫,于是妖异自消。百姓始颇为惧,终皆安之。迁沛相。所在有绩,征拜尚书。会帝崩,营起宪陵。陵左右或有小人坟冢,主者欲有所侵毁,巴连上书苦谏。时梁太后临朝,诏诘巴曰:“大行皇帝晏驾有日,卜择陵园,务从省约,茔域所极,裁二十顷,而巴虚言主者坏人冢墓。事既非实,寝不报下,巴犹固遂其愚,复上诽谤。苟肆狂瞽,益不可长。”巴坐下狱,抵罪,禁锢还家。

  二十余年,灵帝即位,大将军窦武、太傅陈蕃辅政,征拜议郎。蕃、武被诛,巴以其党,复谪为永昌太守。以功自劾,辞病不行,上书极谏,理陈、窦之冤。帝怒,下诏切责,收付廷尉。巴自杀。子贺,官至云中太守。

  综上述,栾巴,成都人,生卒时间不详,主要生活在汉顺帝(刘保,公元125—144年在位)时期,有关他的记载不多,但异常传神。他早年是一个太监,后来丁丁长出来了,皇帝把他放出去作了地方官,担任黄门令,后官至议郎。他在豫章郡当太守期间,当地传闻有许多鬼怪,老百姓为了求平安,往往会选择拜神求鬼。因而有人就趁机装神弄鬼,害得百姓倾家荡产。栾巴一上任,便下狠手整治这些妖言惑众的假神,栾巴获得了“能役鬼神”的名声。栾巴变成神,则和另一个故事有关。

  有一年春节,汉顺帝宴请群臣,栾巴却将酒含在嘴里吐向西南方向,有人弹劾他,他却说:我的故乡成都失火,我用酒化雨灭火,所以才有如此失礼之举。皇帝派人查验,果然初一成都大火,到了中午有雨从东北来浇灭了大火,雨里还有一股酒气。“栾巴噀酒”的故事就流传下来了。

  栾巴作为官员刚正不阿,上书反对修建黄帝陵寝扰百姓的事情,被贬官回家,最终在政治斗争中自杀身亡。可以说,作为一个清官形象,栾巴在东汉时期还是比较深入人心的,家乡成都还为其建生祠。

  栾巴“莫知去处也”。栾巴到哪儿去了?栾巴到了空山坝,成了民间崇拜之神。

  空山坝的杨中南老人回忆,栾巴寺位于空山坝西北端,三合院,瓦木穿斗结构,正殿供奉栾巴像。他说自己当细娃儿时,寺里还住着史和尚、孙和尚,1958年二人先后去世,栾巴寺逐渐消失殆尽。但空山坝却流传有“栾巴弟子刘元祥,作法驱匪白莲教”的故事——

  清嘉庆六年,“通江蓝号”白莲教冉天士部下李彬率教众袭扰空山坝。空山民众在经略大臣额勒登保、参赞大臣德愣泰及四川地方官员的统一部署下,实行“坚壁清野”,粮食均集中在刘家寨上。白莲教徒久攻不下,便围寨不打,以图寨内缺水自破。眼看寨子缺水严重,寨子将不攻自破时,栾巴弟子刘元祥设坛作起法念起“栾巴咒”。霎时,刘家寨上大雨倾盆,刘家寨下四周则下起李子大的冰雹,打得教徒仓皇而逃。逃跑的教徒一把火点燃了满是草房的空山场镇,大火烧了一天一夜。

  笔者亲临遗址,找到一残碑。残碑的原文斑驳难辨,刻有某某捐款多少千文字样。一老者介绍,清代,栾巴寺搞过一次维修,立了“功德碑”。“文革”时又将功德碑移至大路边,在原文上端刻有套圆的五角星,下刻写“语录”。

  栾巴寺消失了,现在又有人在原址上修建了三五平方米的小庙,里面供奉了“太上老君”像。不同信仰,不同原由的人在那里烧香、挂红、放火炮,古朴厚重的历史文化在有形和无形中传承,在一代又一代善男信女的心中扎根。


  
相关阅读
分享
巴中传媒网 版权所有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邮箱:nic@bznews.org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状元桥街3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90004   蜀ICP备110181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