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巴中传媒网 > 文化

母亲的胸怀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21-01-10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刘光福

母亲虽然去世二十六周年了,但她宽广的胸襟和立身处世的原则却一直教育着我。这也是我与子孙讨论处世观的热门话题。

母亲不识字,心直口快,性格急躁,终年头系折叠工整的白布帕,身着土蓝布衫和一双自制的布鞋。她大父亲五岁,帮父亲背犁头,一起扶犁办栽秧田。父亲憨厚老实,“大炼钢铁”时期,脊椎受伤,厂里无医治,成了弓背型,于是家中的重担全落在母亲肩上。

上世纪五十年代至六十年初,我家十一口人,同锅舀食达十年之久才分家。白天上坡种庄稼,晚上母亲纺线,父亲上织布机床。瞌睡来了,就用绣花针扎额头,天冷用烂棉絮暖脚。织的布除自留外,余下的也卖不了几个钱,母亲便卖掉手镯等陪嫁物品,东拼西凑,给孩子盖起了两间土木结构的大瓦房。立房时,眼红的一个族邻无中生有,扬言房的后檐柱越界,心知肚明的人都认为扯瞎经。母亲说:“哥子,饶人不是痴汉,我送你一丈布、一边水礼(猪肉)。同在屋檐下,何必无事生端?”

母亲吃苦耐劳,1957年被评选为平坝村“劳动模范”,奖地主椅两把。再后来,我家多次被推选为“五好家庭”。

人民公社成立,母亲带领家人牵着一头大黄牯牛、背着近千斤黄谷及生产生活农具入公共食堂。当时百分之三十社员户无粮无物贡献,乡民们为母亲的行为惊讶不已。整个食堂就算我们一席满座,一钵菜水米汤,人平一碗所剩无几。母亲两分钟就吃好了,将剩得不多的分给婆婆和孩子,总说自己吃够了,转眼就跑到自留地里劳动。晚上母亲用扯来的卷枯菜、桐麻树皮磨成粉和菜叶熬成粥糊充饥。1960年起,三年自然灾害饿死不少人。幼小的三弟、四弟拉不出大便,母亲用手指掏。那时,祖母卧床不起,上下工时,母亲不是给祖母洗脚就是擦身。至祖母死,身无褥疮,左邻右舍异口同声夸母亲孝顺。

我们逐年长大,劳力多,所挣工分除去口粮外,超过的工分秤找补粮。有一年趁大人不在家,眼红的个别人“二瘪子”抵斤数。母亲发现后,叫别去打麻烦,说“二瘪子”也是谷粮,少吃点罢了。我们无语。

母亲积极支持孩子们念书。尽管她不明白为什么读书、怎样读书。除两个妹妹外,五个儿子均初、高中毕业,其中两个还参加了工作。

老家旁边有一个大堰塘,母亲在住宅周围栽了李子、杏子、柿子树和慈竹,房屋四周绿植环绕。

上世纪七十年代中期,集体大兴水利,多种经营,母亲第一个给“队革组”打招呼,让三弟参加流里河水库大会战。三弟人小肌瘦,自告奋勇去打炮眼,被岩上浮石触及颅脑,死于左干渠风斗岩,年仅十七岁,被载入《铁佛镇志》。公社党委及革委会负责人来家安抚,母亲抹了一下眼角,半天说不出话来。公社干部临走时,母亲说:“人死难救活,随他而去,因为集体事业死得光荣,我不会给公社找麻烦。”

1978年夏天,高中毕业的四弟被安排在老人组专管白肋烟,负责难活、重活。他将鲜烟叶串在绳索上后,高空晾晒时从八米高屋梁上触裸体高压线摔下当场毙命。接二连三的打击,母亲容颜大变,白发俱增,精神不振,昼夜未眠。她向“队革组”的干部说:“穷日子都把他们救出来了,狼精大汉死于非命,算我老来损子。”母亲没有要队里一分粮或钱。然而,任何场合,她是硬起心肠,笑在脸上,怄在心里,慢慢变老,直到病危,拒绝上医院,并吩咐不要乱花钱,让孩子们好好读书,走时仍然一身粗蓝布衣。

母亲是一位勤劳朴实的农民,并不十分懂得舍己为人、无私奉献的道理,她的想法单纯而又简单,她深信吃苦是福、吃亏不丢人。母亲的言行深深烙印在我们心中,挥之不去。


  
相关阅读
分享
巴中传媒网 版权所有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邮箱:nic@bznews.org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状元桥街3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90004   蜀ICP备110181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