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巴中传媒网 > 文化

铲铲客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21-01-10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徐宇

故乡坐落在崇山峻岭的巴山深处,这里有很多土特产吸引着外地商贾,种田的故乡人因此沾了不少光。他们身上黏着泥屑,带着泥土的芬芳,从田野走向小镇,一边买一边卖,挣点市场流转的差价钱。做这样买卖的人就叫“铲铲贩”,大巴山里又叫他们“铲铲客”。

从上世纪八十年初开始,农村土地由集体承包到户,故乡人忙时种田,闲时就去当铲铲客,把每个日子点缀得鲜活明亮。

有了他们的推动,故乡的市场经济出现了空前的繁荣。尝到甜头的铲铲客们,背着背篓或背架,手里握着一把杆秤,笨重的秤砣就紧拴在背篓底或背架上。集市上只要有屁股大的一块空地,就能铺开简单的家当。卖者们主动背来货物,一番讨价还价,成交过秤后就装进编织袋里,货好价廉,就多收一点,反之就少收或不收,反正不能做亏本的生意。

铲铲客实际是把市场周边零散的货物给予集中,他们扮演着一个“捕鱼撒网”的角色,游走在方圆百里的大小集市上。一些唯利是图的贩子,他们利用故乡人的忠厚,惯用吃秤(缺斤少两)或调换货包等缺德手段,蒙一个算一个,赚昧良心的钱,极大地伤害了故乡人的感情。吃了哑巴亏的故乡人,才想起自家必须添置一把杆秤,不能让自己用辛勤汗水换来的果实白白地被他人窃取。买卖总是离不开良心秤,只有秤才是令人诚服的衡器,保证买卖双方进行一桩桩公平公正的交易。于是,家家户户添置杆秤,顺应发展经济的需求。

邻村有个制作杆秤的师傅,是个受人青睐的香饽饽。故乡人把他请到家中制秤。那时候我们小,还打着光屁股,觉得制秤这活儿绝妙稀奇,把师傅围得水泄不通。秤杆是师傅加工好了的,长的短的粗的细的啥型号都有,秤杆一般采用质地很硬、不易变形的檀木或梨木。主人自己选择秤砣,用废钢废铁加工成一个秤砣,或者用河里光滑的鹅卵石做秤砣,其目的就是想节约几个钱。师傅用大半天的功夫,一把秤就制作出来了。故乡人把这种自制秤称之为“土秤”,误差值与“洋秤”差不多。所谓“洋秤”,就是从供销社卖出的秤,秤砣是两块铸铁焊接的,有棱有角,便于区分,秤砣上铸有称重的数量。秤砣里是有空间的,根据秤的支点(良心)需要,里面装有铁砂子调节。口子用铅块封闭了,并在铅封上嵌有完整的印记,谁对它动了手脚,铅封自然破损,这就是假秤了。“洋秤”做工精细,秤杆乌黑发亮,上面两排星点如七星聚会,璀璨夺目;秤钩如一弯钩月吊在秤杆头上;秤砣有棱有角,悬在秤杆上,晃晃悠悠;秤提似一道彩虹,与秤钩相对,紧紧搂抱着平直的秤杆;秤盘像一轮圆月挂在秤杆上。所有组件都围绕那根圆滑、修直的秤杆。

主人拿出秤砣来,师傅就会搭配秤杆,按照杠杆平衡的原理,找到支点(良心),用铝材在秤杆上镶嵌两排星点(重量刻度),然后精细打磨,星点均匀清晰,秤杆滑如泥鳅。再安装上结实的大、小提,秤钩和秤盘,秤砣用一个细麻索悬在秤杆上,麻索滑到支点(良心)上,提起小提,秤杆两头平平坦坦,秤杆尖不仰头,秤砣不滑落,这个秤就是一把合格的良心秤。师傅提起良心秤,认真地教主人怎样使用。主人拿出一包500克的盐巴放到秤盘里试秤,看到秤砣索滑到0.5公斤的刻度上,平平稳稳,便忙掏出早已准备好的一叠钱,毕恭毕敬地塞到师傅手里。

故乡人在添置秤时,都会制作一把大秤和一把小秤。小物品用小秤,重物品用大秤。闲置不使用时,将杆秤倒挂在门后墙壁缝隙的木桩上,避免磕碰损坏。秤在故乡人的生活里,扮演着极其重要的角色。称量类的东西,不管是买卖还是赊还,都离不开秤。故乡人喜欢估毛团(不用秤称量的物品),那毕竟不是值钱的东西。只有通过秤称量了的物品,心里才会踏实。如果斤两不差,心里格外舒畅。如果短斤少两了,就十分恼火,准会喊着对方的名字谩骂,骂个天昏地暗方解心头之恨。憨厚淳朴的故乡人,说话做事都讲良心,不昧天地良心。所以故乡人总爱说自己心里有个垯米的碗和称轻重的秤,说的就是这个意思。

故乡人虽然自己手中有了秤,但还是有人打起“吃秤”的歪主意。故乡盛产名贵的川人参,1市斤20多元,家家户户种植,少者千儿八百斤,多者三五千斤,一年四季都有走乡串户的铲铲贩子,混迹在故乡的山旮旯里,碰到老实巴交的故乡人,心里就产生了私欲和贪婪。一种手段是加重秤砣质量,把秤砣上的铅封打开,给里面另加很多铁砂子,再把铅块封上,一秤称量少了七八斤。另一种手段是不在秤上做文章,而是在称重时,贩子偷偷地用脚尖顶起货物包装的底部,使其质量在秤上减轻。常言道:“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半夜里,常有人来闹邻家铲铲客二狗子:“你个砍脑壳的,又把老子的秤吃刮了。”来者气势汹汹,拳头把门敲打得震天响。二狗子不敢怠慢,立马从热被窝里爬起来,刚拉开门就被来者攥住衣领口,自知亏理的二狗子碰上硬对手——这是不能蒙的人,吃柿子只能照着软的捏。精明圆滑的二狗子,忙答应给来者补钱。

这些“耍”秤的狡猾手段,不管怎样翻新,但瞒不住故乡的一个人。那就是我们老屋的恩幺爷,他算得上是故乡铲铲贩的鼻祖,民国时期就与曾祖父一起学经商了。是他率先发现了同一种东西在不同的市场存在价差,就偷偷摸摸干起了这个营生,在没有改革的计划经济年代叫“投机倒把”,是资本主义尾巴,必须坚决割掉。恩幺爷在做铲铲客时,还不敢大张旗鼓,生怕被人举报了挨批挨斗。后来国家大力提倡和鼓励发展经济建设,恩幺爷如鱼得水,大显身手。方圆百里,逢集必赶,他肩上扛着一把秤,在市场上晃悠,一旦捕捉到能赚钱的信息就及时传递给村里人,哪些集市的中药材起价了,叫村里人赶快去那儿卖,真正做到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这让故乡人尝到了不少甜头,也吸引了不少新手跃跃欲试地加入其中。其实,在恩幺爷的眼里,他们根本还算不上铲铲客,就像二狗子,做昧良心的人。恩幺爷从不吃秤,理直气壮地做铲铲客,赚干净的钱。他常给人打抱不平,“撇”过人家的秤杆,砸过人家的秤砣,弄到市场管理的工商部门去评理。只要他站出来主持公道,那些鱼目混珠的人就会毛骨悚然。

光阴荏苒,日月如梭,一代铲铲客恩幺爷,最终敌不过疾病的吞噬,痛苦地离开故乡这个舞台。棺椁里的他,左手提着良心秤杆,右手捏着良心秤砣,他在天堂里还是要当铲铲客。他留下坦荡和正义,让故乡人代代传颂。随着时代快速发展,故乡从前盛行的杆秤、推动故乡经济发展的铲铲客,早已悄然淡出了故乡人的视野。

杆秤,故乡蝶变的见证。闲不惯的父亲和母亲,小心翼翼地将挂在门后墙壁木桩上的杆秤取下来,戴着老花眼镜,争先恐后地用杆秤称这称那,然后仔细数着秤杆上的刻度,就像苦苦寻觅每一个日子里的快乐。故乡的铲铲客,如盛大音乐会里的指挥家,摇动着手中的指挥棒——杆秤,用这种特殊的表达方式,亲近故乡、热爱故乡,胜过千言万语,胜过万语千言……


  
相关阅读
分享
巴中传媒网 版权所有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邮箱:nic@bznews.org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状元桥街3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90004   蜀ICP备110181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