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巴中传媒网 > 文化

绿树留乡愁 古道藏遗韵

——访恩阳区司城街道办事处黄桷村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21-01-10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门神

  恩阳区黄桷村古时商贾云集,文化繁荣,至今仍保存有多处古建筑。2012年底,黄桷村入选第一批中国传统村落名录。

被毁的石狮

黄桷村地处山间,草灌植被苍翠,为生态宜居之处。古树参天,群山环绕,黄桷村不仅具有特色鲜明的古村落空间格局,且文脉深厚,“山-树-街”交相辉映、浑然一体,和谐宜居。元旦假期前夕,记者来到黄桷村,探寻这里的文化印记。

  古村人文厚重

黄桷村位于恩阳区西部,距恩阳城区12公里,幅员面积4.8平方公里,平均海拔725米,辖9个村民小组,462户,1552人。该村因千年黄桷树而得名,原名牌坊保(民国25年建保),后在1951年改为牌坊乡,乡政府驻地在现村部所在地,1958年牌坊乡移至青木桥。

1978年,修建青牌公路,上世纪八十年代又修建青木至上八庙镇、青木镇至和平乡(今属渔溪镇)公路,2007年,修建花包村至牌坊场公路。至此,牌坊场与恩阳、上八庙镇、和平乡全部贯通,成为重要的交通集结地。随着干线公路从黄桷村周边经过,它失去了交通要道的地位,由牌坊乡降为村,纳入青木镇管辖,后划分到司城街道办事处。

古时,牌坊场是巴中经恩阳至渔溪到苍溪、广元、阆中、南充的必经之地,有古驿道横穿而过,是过往客商歇脚避暑之所。该地南北靠山,东西两侧临山谷,集防盗、交通便利等优势于一体。“这个村子里狭长的街巷是一大特色,若是在下着小雨的天,穿行而过,别有一番韵味。”黄桷村村支书李永明介绍,群众依山就势,围绕驿道(牌坊场街)两侧修建居民住房、商铺和政府住所。

牌坊场街道

沿着牌坊场前行,就到了位于街道西侧中间的李家祠堂。李家祠堂占地面积约80平方米,碑文、石雕等保存完好,一对石狮在“文革”中遭到破坏,头部被毁,身部和底座均完好。“曾经兴盛繁荣的黄桷村,由于历史原因,加上年久失修,旧宅、古迹损毁严重。”李永明介绍,古民居始建于清朝道光年间,村民以牌坊场为中心修建,土木瓦屋结构,绝大部分采用原始木板做墙和门窗,古色古香,现在60%左右房屋仍保持原有风貌;石板古街,宽8米,长180余米,全用清一色大小一致的石板铺砌而成,现保存完好。三清庙、观音庙等庙宇在“文革”中遭到破坏,现被村民移至山脚;民国25年修建牌坊保驻地(现村部驻地),现保存较好,大礼堂能容纳1000余人。

关帝庙位于牌坊场上端,与古戏楼遥相对应。由当时的谢学士(本名谢之韩)修建于清朝末年民国初期。该庙占地面积约800平方米,大门成“八”字形,土木构筑,整座庙宇瓦木结构,采用六根直径为1米左右的柱子撑建而成(前排4根、中间2根、后面用方木片建造而成),中间为正殿,四周均为木墙,顶端用木板吊顶并刻有各式花纹,正殿中间用实木塑有关公像一尊;两侧厢房各一间,厢房两侧墙壁为土墙,中间为木板墙,未吊顶,为香客留存实物所建;正殿前方为一方形天井。

据记载,谢学士是清朝末期当地的名人,“忠君”思想十分浓厚。清朝灭亡后,他感慨异常,无法释怀,于是就闭门著书立说。一天中午他伏案修书,因困顿异常、呵欠连天,不知不觉进入梦乡。昏昏然他梦见一位身高九尺、面如重枣、唇若凃脂的美髯公,驾赤兔马,手提青龙偃月刀,和蔼的对他说“朝代更替岂由人,精神传承不相忘”,说着说着就骑马远去。谢学士从梦中醒来,幡然悔悟,加之他平生十分崇拜关公,为关公从一而终的思想感化,于是打开大门召集乡亲修建关帝庙。

  古迹星罗棋布

一息尚存,文明便有印记。漫步黄桷村,精致古朴的建筑,随处可见的商铺,是曾经商贾云集的见证。还有深受村民喜欢的戏楼,都在诉说着这个小村曾经繁华的历史。

贞节牌坊位于黄桷村三组,又名节孝牌坊。该牌坊修建于公元1782年,乾隆皇帝为表彰当地孀居妇女王氏独自抚养孩子永不再嫁而建。

“整座牌坊除了‘寿’字为铜铸造外,其余均为石头制作。”李永明介绍,贞节牌坊高9米,分上、中、下三节,下节共有4根方形石柱,每根石柱基脚长2.5米,宽0.6米,石柱两侧基脚配有两层鼓锣石雕,下层为实心的,上层为空心的。两侧石柱高3.5米,正中两根石柱高6米,石柱上端3.5米处是一幅大型石雕,石雕两端均为石雕瓦,侧面呈抛物线状,石瓦下端为四角搬爪。石雕正中题忠孝诗一首,忠孝诗左端为唐僧取经石雕一幅,右端为包公石雕一幅;二节正中为九龙捧圣,圣旨左边题李白诗一首,右边题杜甫诗一首;三节下端为1米高的花纹石雕,石雕呈水缸状,中间为空心,系整块石头挖掘而成,四周石壁厚度为0.2米,石雕外面呈网状花纹。三节中端为高1.5米四角搬爪瓦型石雕,三节顶端为西瓜型石雕,石雕上面用铜铸造“寿”字嵌入石雕中。

石刻“化民易俗”

戏楼位于牌坊场上端,现黄桷村小学校门处。由牌坊场李团总和谢学士于1892年主持修建。

李永明介绍,该戏楼占地面积约500平方米,由10根直径为1米左右圆形马桑树为柱撑建而成。戏楼分前台和后台,前台为舞台,舞台台面由实木板铺砌而成,舞台前沿雕刻有“十二生肖”木形花纹,栩栩如生;舞台左右两侧雕有花纹栏杆;舞台顶端前沿用红、黄、绿三种颜色绘制画卷一幅,画卷下方为挂钩两排,悬挂有幕布两层,画卷上方用木板雕刻各式花纹,同时等距离雕刻有罗汉两樽;舞台顶端为瓦木结构,呈四角搬爪状,顶端正中央有0.5米高的雕刻标志。后台为宽衣间、化妆间和道具间;前后台之间、左右两侧全是一道道木墙,前后墙上面雕刻有古戏《梁山伯与祝英台》;后台到前台右侧为右马门,演员出台时均从右马门通过;后台到前台左侧为左马门,演员下台时从此经过,整个戏楼未使用过任何铁器和金属。

“戏楼布局紧凑、气派十足,全由实木修建而成。”李永明说,村里老辈人回忆,过去,唱戏在村里是一件大事。实力雄厚的戏班子能来村里唱戏,那是大家奔走相告的一件喜事。往往不出半天,哪个戏班子将要唱戏的消息就像风一样四处传开,四邻八村的人们在吃饱喝足后,就早早赶来了。

除了古建筑,黄桷村还有红色文化遗迹。1933年,红四方面军粉碎敌人“六路围攻”,红九军第二十七师结束清江渡战斗后经恩阳转战苍溪,途经要道牌坊场,因地理环境相对优越、群众十分支持,红九军二十七师决定临时驻扎在牌坊场休整,其政治部驻地位于牌坊场彭贵庭老屋处(当时彭贵庭在牌坊场开栈房)。

红九军第二十七师在牌坊场在黄桷村驻扎3月有余,团结群众,宣传土地政策,并对战斗中受伤的红军进行救治,发动群众组建地方武装,先后成立了童子团、少年先锋队。目前,在黄桷村三组蛮洞山石壁上留有红军石刻“气壮山河”,牌坊场彭贵庭老屋处留有石刻“武装拥护苏维埃”和“红九军二十七师遗址”。

此外,黄桷村还留存一些民国时期的石刻。李永明介绍,在卡子门石壁上,有民国时期第五区区长周立本题下“化民易俗”石刻;县长在旁边题词“房屋不必高大,不漏便好;衣服不必绫罗,和暖便好;饮食不在珍馐,一饱便好;娶妻不在颜色,娴淑便好”。

  黄桷树的传说

冬日的乡村寒风萧瑟,天空灰蒙蒙一片。在本应该是风扫落叶之际,有一棵树却依然满树墨绿,给人无限生机和活力,它就是位于牌坊场粮站旁(原名猪市坝)的黄桷树。

“树枝呈伞状,树冠高8米,树枝的直径达2米以上。”李永明介绍。据考证,这棵黄桷树栽植于南宋时期。相传,该树是当地有名的孝子李通光所植。李通光本姓田,父母早亡后,一直在外流浪。当他顺着古道流浪到黄桷村时,饥渴折磨得他奄奄一息,昏死过去。所幸,他被下田种庄稼的李老汉发现。老汉用手试其鼻息,探知尚存微弱的呼吸。善良的李老汉把他背回家,叫家人给他熬了一碗姜汤,一匙一匙亲手喂给他,慢慢地他有了知觉。在老汉夫妇的悉心照料下,他的身体很快恢复如初。李老汉把他叫到身边,询问其身世,他泪流满面,说父母早已亡故,他孤身一人四处流浪无家可归。李老汉见这小伙子十分可怜就收养了他取名——李通光。从此李通光就在黄桷村安家落户。

黄桷村地处交通要道,过往客商、行人特多,但光秃秃的山梁上无一遮荫纳凉处。李通光想起当年父母的养育之恩,于是就在古道旁亲手植下一棵黄桷树以报答双亲。为了更好地帮助路人,李通光带领家人在树下开了一家茶馆,从此该处游人如织,过往的行人、客商在此休憩纳凉。后来,因此树茁壮生长、枝叶繁茂,当地人以此树为名把该地命名为黄桷垭,还围绕黄桷树修建各式各样的民居。

相传,黄桷树系顺庆府的风水树。民国时期,顺庆府军事长官谢坤(谢坤老家系川新村,与黄桷村接壤)一天早晨起床洗脸,打了一盆洗脸水转身去拿洗脸帕,可转回来一看,一颗巨大的黄桷树清晰的倒映在脸盆中央,谢坤异常兴奋,派人四处搜寻,一步步扩大范围,最终在牌坊场寻到黄桷树,从此牌坊场黄桷树被定为顺庆府的风水树。

古道

新中国成立后,牌坊场黄桷树被林业部门认定为“二级古树”予以保护。“文革”期间黄桷树遭到破坏,许多桠枝被折断,生存受到严重威胁。“黄桷树生命力极强,哪怕没有土壤,也会在石坎、石崖、城墙上生长,它的根系盘根错节地紧紧扎进石缝里。”李永明介绍,随着时间的推移,古道被现代化高速公路所取代,黄桷树依然茁壮生长。(巴中日报全媒体记者彭敏)


  
相关阅读
分享
巴中传媒网 版权所有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邮箱:nic@bznews.org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状元桥街36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51120190004   蜀ICP备11018100号-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