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对手是死神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20-02-09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孙百川

  正月初一,六十有二的堂哥突然出现在我的店门口,神色慌乱。在他眼中,我似乎是个富贵到不知人间疾苦、没有悲观人。我以为他又是来借钱的,他曾有拜年时借钱的习惯。

  提起堂哥,一句话便可概括一生:是个“平头哥”,不是在挣扎着求生,就是在去挣扎着求生的路上,简单粗野,不服就干。

  一生与泥土为伍的他,十年前,便把人脸活成了漩涡,像在面食花卷的表面安上了生硬的五官,这五官还被旋转着的粗壮皱纹无情地绞杀着。然而,令我莫名惊诧的是,这次见面,他居然戴了口罩。

  “嘿,老弟呀,你胆子够大的哟。”堂哥冒出这种开场白,的确让我有点糊涂。在接下来的交谈中,我才得知,他是专程跑来警告我,别开店挣钱了,说疫情已从武汉那边大面积蔓延开来,咱们的对手是死神!说完话,堂哥还塞给我一包口罩,然后风一样的“闪”了。

  我陷入沉思,关于这次“新型冠状病毒”的损人程度,半个月前早有耳闻,它的传播速度比曾席卷全国的“非典”更为恐怖,让人感觉明天和意外不知哪一个先来。令我脸红的是:在大是大非面前,自己的觉悟还不及与泥土混为一体的堂哥。

  跑回老家的堂哥与另外几个耄耋老人参与到封堵村道的“战斗”中。虽然做法简单粗暴,但除了灵魂的庄重和有趣外,我也真不知该把庄重和清高往哪里放。这是一场国难呀,同胞正在一点点死去,我们哪还有什么心思去纠结春节商机所能带来的巨大利益。在国难面前,我们帮不上忙,那就不要添堵。我们普通人能做的就是,索性待在家中,做好自我防护与隔离,高高矮矮一家人,整整齐齐满屋笑,多好!因为,我们的对手是死神!

  想起历史上的几个庚子鼠年,我的内心不寒而栗。公元880年,黄巢直捣长安;1840年,鸦片战争爆发;1900年,庚子赔款,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占领北京;2008年,汶川大地震;2020年新型冠状病毒肆虐……庆幸的是,中华民族本身就是在苦难中求生存、谋发展,永不言败。

  面对17年前疯狂的“非典”和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我们举全国之力攻克时艰,聚八荒六合之爱与死神赛跑。你看,在极短的几天时间里,武汉的火神山、雷神山便相继建成;84岁的钟南山院士,亲赴灾区,激励着一批又一批白衣天使舍小家、为大家与病魔缠斗,不计报酬、无论生死;爱心、物资、捐款源源不断,振作、勇敢、担当所向披靡;大到国家、小到社区,全民配合默契,封城、关店、闭门,上下一气、举国同心。这就是中国力量,这就是中国文化,这就是中国精神,这就是中国高度,这就是中华格局。

  武汉呀,雄起!你的前身襟三江而带五湖。其实,你并不孤单,今天,整个国家都在为你拼命、为你脉动、为你致敬。总书记春节亲自挂帅召开决战疫情的会议,总理在疫区为你呐喊助威加油,我们的白衣天使、军人、全国人民都在积极行动与配合……中国共产党所展现出的美好而又巨大的历史惯性会把武汉、中国、世界带出灾难,最终带入田园似的慢生活画境,那时,四方无虞;那时,环球同此凉热……

  当整个民族陷入绝境的时候,我们最需要的是向内行走——走向自我的内心深处。同时,我们没有理由不备份乐观上路,正如泰戈尔所言,生活以痛吻我,我要报之以歌。一场疫情让今天的我们重新明白,人与人之间,贵在交心,而不是只交钱、名、利,这样交,人才不会感到身累、心也累。一场疫情既可来自体外,又可来自内心,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更是一场对社会,乃至世界精神的外科手术,让我们懂得修行,懂得平行,懂得尊重,懂得互爱。人类的数次疫情,譬如黑死病、埃博拉、非典、包括这次的新型冠状病毒,无一不是招惹动物所致。科学家说,所有病毒的宿主几乎都是动物,其中就有蝙蝠这种病毒之王。有人说,既然蝙蝠那么可怕,干嘛不消灭它们。这种想法很幼稚,也极其不负责任。要论生存的资格,蝙蝠在恐龙时代就有一席之地了,存在于这颗星球已有亿年历史,而人类顶多才几百万年。蝙蝠把病毒封存在自己的体内,没让病毒四处扩散,我们更应该感谢才是呢。再说,从生态平衡上讲,蝙蝠的存在更功不可没,小到不起眼的蜜蜂,要是真的被灭绝掉的话,不堪设想。

  这场空前的大灾难,胜过一副古老的中药,间接医治着国人的灵魂。纵使这世间繁华万千,更多的钟鸣鼎食,无数的林黛玉却永远胜似那“一片冰心在玉壶”的女子。从哲学意义上讲,“质本洁来还洁去”,才应该是我们终极姿态。人生就是走一遭尘世、尽一生义务、悟一世烟雨。病毒不可怕,可怕的是贪欲,战胜病毒贵在去掉贪欲。当我们能不再拜金、不再拜神、不再拜鬼、不再拜心魔的时候,就能轻盈回眸,心安若水,携半卷清词,漫入红尘……

  曾几何时,整日为生活忙碌的你我无不在脑海里勾勒着这么一幅动人场景:足不出户,息交绝游,围在父母身边,跟在妻子身后,领着一双儿女,哄着年迈的爷爷奶奶,满屋充满欢笑。这种幸福想想都令人羡慕和感动呢,但,就在今年,就在今天,就在此刻,这种平时不敢奢望的幸福却因一场疫情而悄然实现了。多年后,当我们再带着这样一份回忆行走、驻足、停顿、回首时,会骄傲地对天空大吼:我们战胜了死神;我们会腼腆地对大地大吼:死神也挽救了我们的灵魂。我们具象的世界更有理由走向更为深刻的家国结构。这样,即便对手是死神,也才不能战胜大国意志,我们也才会沉着、勇猛,有辨别、不自私,也才会敢于正视一切灾难,敢想、敢说、敢做、敢当。最终,一个强大民族集体华丽地转身……

  今天是正月初七,是我四姐的生日。往年这个时候,正是兄弟姐妹在她家欢聚一堂之际,然而,这次却不能串门走动了。为了防控新型冠状病毒,我们能做的就是待在各自的家中,通过视频一起祝福。春天快来了,我相信那时,除了满眼中的苍翠欲滴,还有山河无恙和国富民强。

  下午,意外收到堂哥从乡下捎来的半箱口罩,我的泪水悄然滑落。那些口罩,是他用双层布料制作的,里面尽塞了棉花,一闻,还有淡淡的酒精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