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脱贫攻坚二题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9-11-03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南也

住在深山有远亲

“深山里那个乐天坪值得去看一看。”文友汪萍的一句话,让我一下子就想靠近那个深山。

乐天坪,何方神圣?

带着这个疑问,四月的一天,我们一行冒着火辣辣的太阳,踏上了去乐天坪的道路。

乐天坪,虽然通了公路,但道路崎岖,小车不能通行,我们一行只好步行上去。

“看!好幽深的峡谷!”“比诺水河的临江峡谷还好看呵!”穿越在乐天坪的峡谷里,同行的文友纷纷发出了惊叹。

这时,兴致勃勃的汪萍给大家讲起了乐天坪的传说。

乐天坪,是板凳乡的一个行政村,与复兴场村、枇杷坪村、三品寨村相邻。

乐天坪,原来不叫乐天坪。相传,这里曾设立县衙。有个县太爷的秤砣落到了此地,给这里的村民带来了福分,带来了公平正义,人们为了纪念他,故取名落天平。

“你们看对面悬岩上那一条上山的公路,好险啊!”修通了这条路,乐天坪人从此告别了千百年来肩挑背磨的历史。

说起这条路,最不能忘记一位外来的商人,那就是从眉山慕名而来投资的刘守平,乡亲们亲切地称他为“莓哥”。

刘守平,丹棱县人,果林技术员,青春年少,敢闯敢干。

2010年春,他深入通江县域内实地考察,最后看中了板凳乡得天独厚的乐天坪。

乐天坪,海拔1100米,终年云雾缭绕,是珍藏于大山深处的一块风水宝地,世外桃源。刘守平毅然决定,带领妻子王建红,花光以前所有创业积蓄,投资500余万元,在乐天坪流转山林土地2000余亩,建起了乐天蓝莓休闲农业产业园。

一扎根,就是八年。

话说蓝莓,英文名称:BLUE?BERRY,意为蓝色浆果,属杜鹃花科,越橘属植物;起源于北美,多年生灌木小浆果果树;因果实呈蓝色,故称为蓝莓。我国对蓝莓的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初,是由吉林农业大学小浆果研究所率先进入蓝莓研究领域,并第一个建立了蓝莓产业化生产基地。

刘守平的乐天蓝休闲农业产业园也是与吉林农业大学合作建立的。

蓝莓果实中含有丰富的营养成分,具有防止脑神经老化、保护视力、强心、抗癌、软化血管、增强人体免疫等功能,也是世界粮农组织推荐的五大健康水果之一。人工种植蓝莓,对土壤、气候、水质等要求非常高,而乐天坪的自然条件达到了。

徜徉在乐天蓝莓休闲农业产业园,山风伴着松涛,轻抚着蓝莓,也轻抚着除草的村民和采风的我们。整个身心爽极了!带着午餐后的酒意,轻飘飘的。有的放开嗓子吼叫,有的端着相机对着那一梁蓝莓寻找最佳角度,有的围着刘守平,聚精会神地聆听——他和他的蓝莓的故事。

在场的村支书李大海激动地插话,乐天坪有今天,多亏了远方来的亲人“莓哥”,他带着技术和资金,倾力建起了蓝莓产业园,一部分村民不出远门,在家门口上班,当起了工人,每月按时领上千元工资。同时,还捐款修通了从乡场到乐天坪的公路……

刘守平与蓝莓厮守一起,蓝莓与乐天坪人的幸福紧紧联系在一起。凝视快乐的“莓哥”,凝视幸福的乡亲们,此时的乐天坪,好像变得格外辽阔。

黑池梁的一天

2011年盛夏的某一天早晨,我与科技特派员张清发,同事冯春一行前往黑池梁。

黑池梁,位于通江县西北部的板桥乡境内,海拔1300米。其实,黑池梁名字早已在我心中激荡。中石化的专家们在此发现了大气田,目前正在钻探之中。

上午11点半,驱车到达黑池梁山脚下。乡长屈天海、村支书杜可汉一行早已等候。下车后,我们徒步向山顶进发。

清新的空气,像喝了蜜糖一样,沁人心脾,一个字,爽!淡淡的山风拂来,吹得身上的汗珠从背心淌下。伴着一路的笑声,不一会儿就到了黑池梁。

已经是下午一点了。

好生态啊,黑池梁!难怪有外商来考察投资。方圆约10平方公里,森林茂密,人烟稀少。百年古青?,雪松,把整个黑池梁上下左右包围着,能够见着阳光的溪沟,终年流水不断,增添了山的灵性。

顾不上吃午饭,我们找到了两户人,住在同一座青瓦木架的房子。一户叫罗永德,一户叫母维周。

村支书杜可汉介绍,今天请各位专家来,就是帮帮我们把个“脉”,这里上千亩的板栗树如何让它挂好果,上千株核桃、杜仲和黄柏如何让它高产……

老张接过话题,立刻叫来罗老汉和母老弟,现场讲起了科技课。

“老乡,你这颗核桃树,今年挂果繁多,肯定有三年未挂果了。”罗老汉点头称是。

“这叫累死树,很危险。你马上沿着树冠开挖一个环形沟,用上农家肥和水,然后用土盖上,保你这颗树每年挂果,也不累死了。”

来到母维周的黄柏树地边,老张笑着说,“你立即把黄柏树砍掉一部分,太密了。”

“为什么?”我问。“因为太密集,树长不粗,它的产量就低。”

听了专家的一席话,我陷入了沉思——“不论在什么岗位,做什么事,都要讲科技。”

进入了阴森森的松树林。老张的话匣子又开了,“老乡,不要小看这种树,它是一种很值钱的树哦。”我正纳闷着——“据现在市场,这种松树的籽很贵,一颗就买一元钱。”老张说。

当听到罗老汉过一段时间要往山下搬家、不在住山上时,老张拉着老汉的手,语重心长地说,“老乡,你们两家人是住在金山上,资源丰富,水好空气好,不要往山下搬了!”“你们现在是本末倒置,捡了芝麻丢了西瓜呀!”“要把核桃、黄柏和杜仲当玉米种。”“喂猪要喂青饲料(野菜),价格要比普通猪肉贵得多。”我也接着说,“你们两家的生态猪我包销。”

罗老汉笑了,我们也笑了。

吃过午饭,已经下午五点。带着吃着山风的醉意,依依不舍地离开黑池人家,我们很快下了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