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远处(外一篇)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9-09-08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浩子

远处,是收割后空旷的稻田,稻田里是一个弯腰拾谷穗的孩子。他低着头,睁大眼,专心地寻觅着遗落在田里的每一根谷穗。他的身旁,是一头甩着尾巴、悠闲吃草的牛和一只东张西望的狗;周围,还有一个比一个摞得高的稻草垛。夕光里,高高矮矮的稻草垛金黄、蓬松,像一个个温和、疲倦的老人无声地打量着黄昏的一切。暮色四合,天空由瓦蓝变成淡红,直至晦暗下来。晚风轻拂,空气中弥漫着从村子里飘散开来的炊烟里略微呛鼻的气息……

远处,是燠热的五月午后,被收割后的麦地里,同样是那个孩子,他像秋天拾谷穗那样低着头,睁大眼,专心地寻觅,时不时,弯下腰去,捡起一根遗落在地里的麦穗。他的眼里是一丝惊喜,一线感激;他的脸上满是汗,他偶尔抬起手用破旧的衣袖擦拭一下,又继续寻找麦穗。他的手上已攥着一大把麦穗了。从他涨得红红的脸上看得出来,他有些兴奋,他对一天的收获表示出极大的满意。

那个拾穗的孩子,拿成人的话说,是为了饱餐一顿,是为了使干瘪的日子变得像穗一样饱满,放了学,才在生产队已经收割的田里、地里,秋天,拾遗落的谷穗;夏天,拾遗落的麦穗。

那个拾穗的孩子就是我。远处,是我的童年。

秋天,生产队的稻谷黄了,社员大会上,队长号召全体社员割稻谷。一场起早贪黑、争分夺秒的收割稻谷的劳动就紧张地开始了。在收割后的稻田里,不免要遗落一些零星的谷穗。这时,家家户户的孩子就开始拾谷穗了。会拾的话,每天可以拾一大摞,除去稻草,少则也有六、七斤稻谷。连续拾几日,把所有的稻田拾一遍,每个孩子可以收获三、四十斤稻谷。三、四十斤稻谷如果用打米机打,还不够柴油钱;如果用碾子碾,也不够铺碾盘。于是,家家的主妇就把它倒进碓窝里,舂。舂出来的米因为只去了谷壳,所以又粗又糙,叫“糍头米”。别嫌这几十斤稻谷舂出来的“糍头米”,它足足可以使一家人连续几天每餐都吃上“精米干饭”。在乡下,“精米干饭”只有过年才吃得上一次,因此,这几天就如同过年,大人们高兴,孩子们快乐。

就如同拾谷穗一样,五月里,孩子们拾麦穗。把生产队所有被收割的麦地仔细拾一遍,每个孩子同样也能拾十多二十斤麦子。由于少,不能用脱粒机脱粒,家家的主妇就把孩子拾来的麦穗铺在石板上,先用木连枷打,除去麦芒与麦壳,后用筛子筛,留下麦粒,随后晒干,用小石磨磨成粉末,再过一次细铜丝罗,就是雪白的面粉了。那几天里,孩子们每天都有“烫面”吃,再不,手里也拿着一个大“火烧馍”在啃。

我就是吃着这“糍头米”煮的“精米干饭”和小石磨磨出来的麦面做的“烫面”与“火烧馍”,一年一年长大的。

国庆节前,父亲打来电话,说今年的稻谷又丰收了。国庆节期间,我想哪儿也不去,就回故乡,带上儿子在父母的“包产田”里拾谷穗。我要告诉他,我正是他这么大的时候,在田里拾谷穗,在地里拾麦穗。我要让他寻觅并拾起遗落在稻田里的每一根谷穗,告诉他,那么饱满的颗粒,如果不拾,是多么可惜,是多么对不起皇天后土。

时光深处的吹箫者

萧史者,秦穆公时人也。善吹箫,能致孔雀、白鹤于庭。穆公有女,字弄玉,好之,公遂以女妻焉。日教弄玉作凤鸣。居数年,吹似凤声。凤凰来止其屋,公为作凤台,夫妇止其上。不下数年,一旦皆随凤凰飞去。故秦人为作凤女祠于雍宫中,时有箫声而已。

——这是汉代刘向《列仙传》中记载的一则故事。我喜欢这则故事:它栖逸,富有浪漫色彩,不以“教化”为目的,是一个纯粹的“故事”;它情节简单,行文温和,甚至不宜摆谈,仅供人阅读,就像古器皿,仅用来玩赏,看你能“玩”出多少雅致,又似幽兰,由人品评,分享它的清香。

我曾无数次阅读、反复揣摩这个故事,个中趣味无法言说,怕的是说不好,或不便说,一说就会错,唯有心领神会。

在每个人的阅读经历中,应该说都有属于自己的私人版本。这则故事于我,即是该版本之一种。它是一则神话。戴上现实的有色眼镜看,它虚幻玄乎,是不真实的,不可能的。但神话是成年人的童话。它美好的内核不但使人放弃对它的怀疑,而且时常还满怀憧憬。因而,两千多年过去了,透过岁月的云山雾嶂,我们仍可以看到时光深处的吹箫者,看到吹箫者飞翔的身姿与飘逸的背影,听到那不绝如缕、泉水与月光般的箫音……

假如有一天,也有白鹤或凤凰载你超凡脱俗、远走高飞,你能割舍尘世的牵挂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