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翰林故里游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9-03-31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刘上下

  从通江县城出发,朝东北方向驱车前行,经小江口,毛浴古镇,至九浴溪电站,岔入靠左,途经浴溪,沿山路盘旋而上,抵达了兴隆乡紫荆村。“紫荆”实则为“紫薇”,多么诗意的名字,可以想象这里的春天多么芬芳,这里的村民栖居在紫薇花中,光阴变得慢了许多。李翰林及其族人的故居就坐落在这里,带着明显的晚清风格。

  天气特别晴朗,紫荆村的早晨格外宁静,阳光从四面的山峰朝下合围,像一帷金黄的布幔向村庄铺下。

  我们现在看到的这座旧宅叫献彩院,也有人叫“翰彩院”,其实这里的房舍与李翰林没有关系,这里是李翰林的侄子李夏,以及李夏之子李有刚修建的故居,李翰林家族中有四十多人走上仕途,举人、进士层出不穷,得功名者甚多。

  后山像一横卧的佛身,建筑群便静立在这山下,一层层梯田将献彩院推上半山坡,其间摆放着奇石怪树:屋前有一石头呈“玉玺”状,平放在地上,似烙有翰林的手纹;一方池塘卧在路旁,塘内有“鲤鱼跳龙门”的石鱼脊背;右边的稻田中一怪石屹立,中间突兀一株常青树,不知名,朋友说叫“草根树”,如李氏子嗣,来自民间,如草根凡木,长成风景,齐家治国。

  至居前,一片开阔地,此处应有马棚,供来访者落轿,拴马,顿足。门坊前有两处桅杆,高十余米,应有雕花、龙凤等吉祥图饰,有石刻文字,简臆李氏功名的字句,彰显其族人的骄绩,现只剩两个石制的柱基,稳稳地墩于门前,如两张“仕途荣誉”的残柄,被一方土地握着。

  入坊门,左右各置一石鼓,寓有朋自远方来,击鼓迎庆。此鼓通天接地,可预测天象,鼓面上沾着些许湿迹,可窥见前日的雨相。

  上八级石阶,进庭院,入院前左右各置厢房,供不同职位的官人停轿侯步,等待侍者传应接见“通知”。跨越两处高门槛,入庭,石板满铺院内,庭内有三条石甬直通堂前,均为明甬,高出地面半尺余,标识其官位显达。不同的访者所走甬道不同,挚友与官人接待房间亦不相同。当年的甬道应满铺粘毯,为红色或橙黄,堂前有香炉,书案,茶几,文房等,堂内设阁楼,有万件藏书。

  接右侧厢房的应为火房,堆积柴火,屯粮置糠,外生一井,清泉涌动,下与暗河相连,通壁州,左侧一泉眼对称相生,常年清澈,供李氏饮用,人曰“二泉映月”。

  房舍两侧旁各斜生一巨石,右侧石上铺满青翠苔藓,唯石面正中部分呈一圆形,一“◎”形石纹,如天工画笔,名“日石”;左侧石面生一“弦月”图纹,近旁长一“犀牛”石案,活生生一副“犀牛望月”之意境。左右应衬,日月同辉,天地融洽,地灵人杰,呈三才共荣之境相。

  从献彩院出来,驱车至国家坪,相隔数公里远,至山顶一开阔地便是,国家坪又叫芝坪(或栀坪),这里便是三李故居。三李是指清初李蕃及其二子李钟壁、李钟峨父子三人,史上并称“通江三李”,博得“三杰一门”之雅誉,清代大学者纪晓岚曾称赞“三李”:“人盖有古良吏之风,文堪与‘三苏’媲美。”

  国家坪的故居系李翰林父亲李蕃修建于清朝康熙年间,虽就地取材,却规格严谨,马圈、桅杆、牌坊、廊坊、轿房、厅房、甬道、堂屋等一一展开,颇具规模。历经数百年自然的洗礼,虽丢失了原貌,破旧不堪,但仍可从中窥见不凡的格调与高雅的布局。

  一对吼天狮子端卧堂前,面向东方,一边感念浩荡的皇恩,一边祈祷紫气东来,物事吉利。这对狮子来自京城,是李翰林跟皇上吟诗答楹后恩赐的。据说李翰林思乡心切,被皇上识破,便出一对联,如果对上了就赐他回壁州(通江古称壁州)省亲,上联曰:“十口心思,思乡思家思父母”,李翰林听完后即刻俯身下跪,对曰:“寸身言谢,谢天谢地谢君王”,皇上大悦,恩准还乡。

  太阳终于露出山梁,撒了些淡淡的晨光,从宅子中的木格窗棂透进去,屋内的尘埃被拉进这些光束里,把两百多年前的记忆重新映现了出来。

  李蕃一生为人正直,相貌魁伟,嗜书成癖,耿直清廉,广施仁政,深得民众爱戴。他在山东黄县做县令九年,被官场陷害,蒙冤入狱,出狱后回归乡梓修身养性,潜心研读文字,著名的《雪鸿堂集》就是在此完成的。

  李翰林幼时多病,孩童时顽皮,成天与同伴玩耍,不习诗词,不拘礼义,直到经历了蕃父“登州冤案”后,才猛受警醒,重拾光阴奋力耕读,终于32岁中举人,45岁中进士,授翰林院编修,后提督福建学政,61岁升翰林院侍讲,转任太常寺少卿,掌礼仪,在京做官二十余载,备受敬重。其兄李钟壁先于广西南平县为县令七载后,官至刑部督捕清吏司主事,皇上例授承德郎,御赐麒麟,可自由进出紫禁城。“三李”学养丰富,出仕入道,清正廉洁,惊动一时,卸官归乡,终老故里。

  我仿佛看见翰林正坐于堂前,接待来自远方的贤达与官人,处江湖之远,思庙堂之君,隐于青山竹篱梅园,胸泛滔滔文采,壮志天下,忧国戚民。

  我仿佛听见厢房前传来落骄声与马嘶声,拜见李翰林的各路人马正在轿房歇息,等候通报。而我从堂内走出,沿甬道径直走到坊门,成了这百年故居里的一个“答应”。

  李翰林一生著述颇丰,其诗文集于《垂云亭》,与钟壁文集《燕喜堂》同汇入其《雪鸿堂文集》刊印于世,被收入乾隆大典《四库全书》,系巴中历史上唯一入选者。

  那棵黄梁树站在故里左侧旁,已有几百年的历史,金黄的树叶铺在青瓦上,架构成一道道黄金沟壑,错落有致,像从清宫运回的万卷经书,抑或就是一部遗失的《永乐大典》摆放在这里,被历史次第翻阅。

  站在芝坪放眼望去,转石村遥遥相对,像一把蒲扇徐徐展开,多彩的树叶渲染着村庄的气质与精神。山这边的玛瑙村里相传有块神鸡石,状如雄鸡,每每平旦之时便引颈而鸣,对面转石村里的一根石柱(当地人叫拗拗石)就指向玛瑙村。李翰林年轻时耕读于玛瑙村,闻鸡鸣而动身,甚是勤勉。一天,其妻雷氏为他送饭时迷糊地打了个盹,梦见一老者叫他赶快起来,说翰林来了,当她醒来时,李翰林驾着犁铧向她走来,累得气喘吁吁,她说刚梦见翰林你就来了,他说,我就是“汗淋”,已经大汗淋漓了。如今的转石定格在那里像一根时针,也定格了关于“三李”匿于皇室或散落民间的人文传记。

  我没有见到李翰林的经书与字画,更没有见到圣主赐予他的手谕与金字。因时间关系,我们没能去翰林墓地缅怀,实为憾事,或许在墓碑上,铭刻着更丰厚的历史,也没去体验“三李”精神境界的茶园、梅园、栀园、桂园和斑竹园。但我还是很兴奋,我见到了壁州的宕水,兴隆多姿多彩的山川,浴溪清澈流淌的溪水,朦胧的木桥,茂密的翠竹,闲散的梯田,别致的农舍......

  更令我兴奋的是,当我们途经一处山口时,几名放学的儿童站在山门的路口,将右手高高举过头顶,向我们行少年先锋队队礼。

  那些光芒仿佛来自时光深处,温润地倾洒在她们手上,幼稚的脸上绽放出真挚的微笑,那微笑触碰了阳光的芳香,光又向我们传递下来,让人心生温暖和敬意。

  我想,这便是李翰林故里人文教化的最美风景。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