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老屋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9-03-10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文仕红

老屋是1952年土地改革时,爷爷从一地主家分来的。老屋居半山腰,屋后是大片的竹林和茂密的柏树林,郁郁葱葱,绿叶婆娑。前面是一爿冬水田,面积约一亩(土地下户后归爷爷耕种)。两侧是自留地,可种蔬菜、瓜果。吃水从后山峭壁上用劈开的竹管引流下来,常年不绝,甘洌清醇。用乡民的话说,“柴方水便”,是住家的好地方!

老屋成“┐”形,系穿斗结构,共有十一间房,西边厢房还有一个小阁楼(那是我和弟弟“登高望远”的乐园)。爷爷奶奶在此结婚生子,育二男三女。三女出嫁不占房,二男(我父亲和我幺叔)结婚各分得四间房。

老屋承接了我童年的全部记忆。春天,院坝边的桃花、杏花、李花次第开放,好不热闹;夏天,牵着牛在后山边放牧边背书,或偷偷约上小伙伴们下河板澡捉鱼;秋天,跟随在大人屁股后面拾稻穗;冬天,奶奶早早生起了火塘,围着火塘做作业,背上全是爷爷奶奶慈祥而温暖的目光。

最有趣的是下雨天扑鸟雀。扑鸟雀的办法是从鲁迅先生的《故乡》里学来的。用绳子套住碳筛(用竹条编制而成,空格比米筛稍大)的一头,微微拉起(碳筛上可以压一块石头等重物),撒下稻谷或者麦粒,人躲进堂屋里,从门缝悄悄观察,看鸟雀来吃时,将绳子一松,那鸟雀就罩在碳筛下了。扑得最多的是麻雀。不过不会拿来炒食,而是用一根细绳栓了麻雀的脚,看它欲飞又止的样子;玩腻了,便松开绳子把它放了。

最热闹的是“过事情”(红白喜事)。老屋挨邻里三家,相距不过百步。所谓:远亲不如近邻。邻里几家团结友爱,谁家的事都是大家的事,有钱出钱,有力出力,互帮互助,互通有无。记得爷爷过七十大寿时,不仅邻里来帮忙,族里的人也都来了:杀猪宰羊,搭灶上厨;端茶递水,洗碗洗筷……在忙碌的间隙,说说今年的收成,说说家长里短,其乐也融融。晚饭过后,爸爸请来放映队在院坝里放起了电影:天空静寂,原野空旷,大家的眼睛随着放映机投射出的光柱而移动,心情也随着荧幕上人物命运的变化唏嘘不已……

随着我们渐渐长大,老屋四间房已显不够。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家里分得四亩田,国家也允许家庭养猪。父亲通过考试由民办教师转成了公办教师。有了余粮、余肉和余钱,母亲开始计划建房,建房位置是接着东侧老屋修。选了少雨的冬季,两间房建了起来,一个像模像样的“三合院”便形成了。在这个“三合院”里,我和弟弟度过了青葱的少年时代。

尔后,幺妈随军,进了幺叔所在的“军转民”工厂,不再在老家居住。我和弟弟怀抱“知识改变命运”的信念,外出学习、工作,一年中除了寒暑假外很少回家。父母亲在老屋里送爷爷奶奶“归山”后,偌大一个“三合院”更显得空荡荡的。考虑到父母年事已高,便把他们接到了我们工作的城市居住。老屋是很少回去了,也就每年清明节和春节祭祖的时候回去看看。没有人居住打理的老屋一年不如一年,杂草丛生,苔藓满地,漏风漏雨,俨然一名蒙头垢面的老妪。去年春节回去,后面一扇墙已然倒塌了……问过父亲和幺叔,是不是把老屋维修起来?他们说,你们都在外面工作,维修起谁去住?还是算了吧!过些年后,你们几兄弟筹点钱,推倒重新修个“三合院”吧!

然后世事变迁,计划没有变化快。今年老家修高速路,全村都需要拆迁,老屋也不例外。国家建设,当然要支持。“千门万户曈曈日,总把新楼换旧屋。”安置房建在河对岸,水电气网络全通,道路笔直,广场宽阔,学校医院农贸市场齐全,比以往的“柴方水便”有过之而无不及。母亲喜上眉梢:真是托了国家的福啊!谁会想到会有这么一天,我也能“上楼”成为一名名副其实的“城里人”?当然,变化的是不仅仅是“高楼”,还有多年来形成的乡村生活习惯和生活方式,而这个需要慢慢改变。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