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深度、融合、悦读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巴中全搜索 巴中日报微博  
  •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拐杖撑起辉煌人生——记收藏爱好者彭洪喜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9-01-06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铜币


磨制石斧


各个时期的《中国共产党章程》


中国工农红军第三集团军外出证章


解放奖章


彭洪喜展示藏品


毕业证书


营业证


光荣纪念证


刘少奇《论党》


打铁工具


酿酒工具

  本报记者 刘旭 文/图

  初见彭洪喜,便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拄着一根拐杖,走路颤颤巍巍,虽已是耄耋之年,却精神抖擞。在巴州区梓潼庙镇柳岗街道,彭洪喜带领记者参观了他办的民俗博物馆。走进屋内,各种器物琳琅满目,展陈的有不同时期的纪念像章、各类书籍以及珍贵的瓷器品等。而这些藏品是他一生搜藏的写照,满含心酸和幸福。

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1976年,生活给他开了一次玩笑,一次事故让他身体致残,从此开启了“拐杖人生”。但彭洪喜身残志坚,一根拐杖撑起他病残的身体,30多年来用微薄的退休工资搜集散落在民间的文物,在深山里办起了民俗博物馆,传承民俗文化、农耕文化、红军文化。

  人生遇难 重新站起来

81岁的彭洪喜除了在梓潼庙镇展览他所搜藏的藏品,他还带着藏品到各个地方展览。“直到有一天走不动了,我才会停歇下来。”彭洪喜说,他希望一生把这件事做好、做完美。其实,走上搜藏之路,以及到后面办民俗博物馆并非彭洪喜的初衷,而是源于一次不幸。

1955年,彭洪喜高小毕业后进入供销社工作。1976年,彭洪喜因工作出色,当选为县劳模,而且被提升为原石门乡供销社主任,直接承担该乡棉花亩产超100斤试验任务。

然而,世事难料,一场灾难悄悄降临到他的身上。1976年7月26日,巴中县棉花施药现场会在石门召开。为保证施药杀虫效果,彭洪喜一心扑在工作上。中午时分,骄阳似火,彭洪喜戴着口罩,身背喷雾器,在齐腰的棉苗丛中喷农药……突然,彭洪喜一头栽进了棉花地里,不省人事。

经医院诊断,由于农药毒性太大,加之中午气温高,彭洪喜中毒很深,四肢不能弯,肌肉也逐渐萎缩。彭洪喜先后辗转重庆、广州等地医院接受医治。两年后,医院给他下了最后结论:“类风湿中毒后遗症,终生不能行走!”

1979年,彭洪喜提前退休回家,这一年他才42岁。回到家中,彭洪喜不能用手吃饭,甚至头皮痒时手也摸不到头,妻子终日忙里忙外伺候他。彭洪喜也曾用头碰床想一死了之,不给家里添累赘。小时候因病致残的儿子看到父亲额头碰得鲜血直流,撑着双拐挪到床前哭着说:“爸,你不是要我坚强吗?如果你死了,妈妈、哥哥弟弟怎么办啊?我们又怎么生活下去啊?”看着泪流满面的儿子,彭洪喜深深自责:“这个家不能垮,为了家人,我就是爬也必须撑起这个家。”

在妻子的帮助下,彭洪喜试着活动四肢,然后用儿子的双拐试着下床走路,不知摔了多少跟头,不知流过多少次血,一步、两步、十步、百步……彭洪喜和残疾儿子丢掉拐杖彼此搀扶着蹒跚学步,直练得双眼发黑。功夫不负有心,三年后,彭洪喜能拄着双拐走路了,他内心充满了喜悦,憧憬着又可以像以前一样挣钱养家了。

1982年,不甘寂寞的彭洪喜拄着拐杖试着办起了家禽养殖场,但突如其来的一场鸡瘟使他的希望化为泡影,彭洪喜号啕大哭了一场。1983年春节刚过,彭洪喜说服妻子,用卖猪、牛的钱和800元退休金,在柳岗场镇买了四间瓦房,和儿子在场镇开起了第一家旅馆。之后,他又办茶馆、放录像、卖图书、请坐堂川剧锣鼓,生意越来越好,生活逐渐向好。

  身残志坚 走上收藏路

1987年,一个偶然的机会,彭洪喜经过半个月培训后义务参加了全县文物普查。在普查文物时,让彭洪喜痛心疾首的是,村民们因缺乏文物意识,大量民俗文物被破坏。

1987年9月,彭洪喜听说碧凤村村民陈加义开挖环山堰时挖到了一副“石斧”,至今还放在家中。来到陈加义家,彭洪喜看到陈家的小孩正使劲用一把“石斧”砸核桃。彭洪喜既心痛又激动,拿起“石斧”如获至宝,紧紧抱在胸前。陈加义告诉他,另一块“石斧”已被孩子玩断,几年前就被丢弃在了竹林乱石中。彭洪喜听后甩掉拐杖就爬向竹林,硬是在两天的时间里,用手把竹林翻了个底朝天,当他用双手扒出残缺不全的“石斧”时流下了激动的眼泪。最后经权威人士鉴定,此“石斧”是新石器时代类人猿所用,属于国家三级保护文物。就在这一年中,彭洪喜跛着脚搜集流落在民间的文物100余件,全部交给了县文管所,哪怕一枚麻钱,他也没有留下。

彭洪喜从此与文物收藏结下了不解之缘。1989年彭洪喜把旅馆交给儿子打点,专门搞民俗文物收藏。

1990年3月的一天,彭洪喜在和人闲谈中得知,碧凤村村民刘良兴家有一个“木香炉”。第二天一早,彭洪喜就拄着拐杖向20公里之外的碧凤村进发,但不凑巧,刘良兴走亲戚不在家,扫兴而归的彭洪喜回到家中已是深夜11时。看到父亲满身是泥,儿子心痛地说:“爸,你一个残疾人走这么远的山路,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向妈妈交代啊?!”几天后,不甘心的彭洪喜瞒着儿子去刘良兴家,刘良兴的妻子告诉他:“丈夫外出做生意了,我做不了主。”彭洪喜又一无所获。一个月后,彭洪喜在第三次去刘良兴家的路上,两条恶狗把他的大腿咬得鲜血直流,刘良兴一家被他的真诚感动了,主动把世代相传的“木香炉”送给了彭洪喜。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彭洪喜拄着拐杖踏遍了柳岗、梓潼等周边乡镇。经过30多年的搜集,彭洪喜共收藏新石器石斧、陶瓷器、远古生物化石、纪念章、粮票、织布机、纺线机、山歌、红军遗物等民俗藏品4000多件,收藏各类古今书籍5000多本。

  传承文化 创建博物馆

2003年彭洪喜在清道光年间修建的彭家大院办起了全市第一家私人民俗博物馆,慕名而来的参观者络绎不绝。“通过展览、办理民俗博物馆让传统文化传承下去,这是我当时搜集文物的初衷。”彭洪喜说。

民俗博物馆内,陈列的藏品种类多样,有各个时代的陶器、铜器、木器、民俗用品、雕花、刺绣、纺艺、竹艺、书法作品、各类古今书籍等。“这里参观,相当于在阅读历史,寻找历史的记忆。”一位游客说。

由于收藏的东西越来越多了,彭洪喜的民俗博物馆“三易其家”,从最先的农村老家,到后来的梓潼镇柳岗居委会街道,他前后一共搬了三次。“东西太多,有的搬着搬着就不见了。”彭洪喜惋惜道。

一件件藏品、一根拐杖无不诉说着彭洪喜搜藏之路的艰辛,翻过多少座山,淌过多少条河,走过多少个村落,民俗博物馆和拐杖就是最好的印证。然而,对于藏品的保护,非专业出生的彭洪喜感到十分头痛,这些器物只是简单地放在房间内。例如,几十年前的结婚证只用薄膜简单包裹,旧书腐蚀严重,器物上也布满灰尘,简陋的收藏环境和单一的收藏方式,都在加剧着器物的损坏。最让他痛心的是2008年和2013年的两次被盗,10多副字画和木刻不翼而飞。

彭洪喜也绝非吝啬之人,这些年他向汶川地震遗址博物馆、中国农业博物馆等捐赠了不少文物。1999年,彭洪喜得知巴州区文管所要举办一次文物展览,彭洪喜遂把祖传的一件瓷盘捐赠给了文管所。2000年,他先后向中国农业博物馆捐出了“光绪年间土地房屋买卖证”“解放初期财政税票”等10件文物。“虽然每一件藏品搜集过程很艰辛,但是看到这些藏品能够精心保存是很开心的。”彭洪喜说。

30多年的收藏,彭洪喜搜集了不少“宝贝”,很多收藏爱好者慕名而来想要购买,却总是败兴而归。“我一样东西都没有卖。”彭洪喜说,“一枚红军钱币现在已经价值上万元,不少商家愿意收购,均被拒绝。这些东西都是研究巴中政治、经济、文化的重要依据,不能卖。”

一件藏品是一段历史,见证了时代的发展和变化。“通过观看各类藏品和遗物,可以了解不同历史时期的社会、经济、政治、军事、民俗、文化的繁衍与变迁,这些藏品为了解和研究红军文化、民俗文化、巴人文化、农耕文化更是难得的史料和佐证。”梓潼庙镇负责人说,彭洪喜历尽艰辛搞收藏不仅保留的珍贵的文物,还传承了传统优秀文化。


 
  
 
相关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