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中门户 权威、高端、快捷、原创  投稿邮箱:nic@bznews.org 招商热线:0827-5555503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依法治市专题 本网工作人员
 
巴中新闻 经开区 巴州 恩阳 | 通江 南江 平昌 | 国内 国际 时评 | 部门 金融 军事 | 旅游 文化 人事 | 专题 名人 历史 社会
地市网盟 体 育 房产 法制 | 人才 教育 I T | 卫生  科技 食品 | 时尚 证券 | 健康 汽车 | 娱乐 酷图 巴周刊 巴中文学 理论调研
 主管:中共巴中市委  主办:巴中日报社  总编辑:张大梁       巴中日报集团网群巴中日报 巴中晚报 今日巴中 巴中传媒网 掌上巴中 问政巴中 智点传媒 天涯旅行社 巴中日报印刷厂
 县区巴州区  恩阳区  平昌县  南江县  通江县  经开区   快捷市住建局 市人社局 市地税局 市交通局 市卫生局 市城管局 市环保局 市国土局 市规划管理局 市经信委 市发改委 市就业局
  您所在的位置:巴中传媒网 > 文化
失守的漕田坝
www.bznews.org 巴中传媒网 2018-04-15 来源:巴中日报  【打印】【关闭
 

张万林

周末,约上堂弟驱车回老家漕田坝。一位堂嫂去世了,明日就要“上山”,想赶在“上山”之前去送送她。近年来,我很怕接到老家来的电话。报喜的倒好,去走走图个欢庆,可常常是一些不吉的电话,要不是某婶去了,就是某哥某嫂走了。老家的人越走越多,越走越快,快到我措手不及,像冬天树上掉落的叶子,哗哗一声,一大片人儿就不见了。他们可是我至亲至爱的乡邻呀,这些乡邻都是一个家族里的人,流着同一滴血。

其实,也无所谓老家了,打电话的是老家人,电话往往就在城里打的。因为南环线和园区开发,我那老家整体规划了,集体出走,都成为市民,坝里只有几百座坟墓和还没有最后走掉的几户人家。老家与这座现代化的城市也一下拉近了,以往几个小时的路程,现在驱车十几分钟就到了。而我的母亲早于十年前就在坝里躺下了,她走不了,也不想走。我们想把她迁一迁,不让开发商深埋了,只有巴掌大的圆包包那里还有我们社里的一点地,可是已有很多人在那里躺下了,我的高祖也移迁到了那里,地不多了,坝里还有一批活着的老人在等待。要想把母亲迁过去有点难,因为还有百十座坟都要迁,还有我的爷爷、奶奶也要迁,迁谁不迁谁是有话说的,摆不平呀。老家,就只有长长的一声叹息在我们心间。

叶落归根,老家的人无论在哪里生活,归山时都想落脚故土。听说我这位堂嫂在去世前,因没落脚故土,久久不去,直到理解她的兄弟把她从很远的地方搬回老家,她才心安地闭上了眼。故土难离,成了祖祖辈辈留给我们这些人的基因。

离开老家三十余年了,故乡的人与事,随着岁月走远而日渐清晰起来。念旧成了我不愿面对,却又时常面对的事。人一念旧,心就老了。每遇伤怀事,心里就十分难受。那些在我小时候,那么亲切的叔伯婶娘哥嫂们,一个个地远我而去,音容不再。再也听不到清玉哥月亮坝里清口唱川剧、京剧了。他半字不识,却能唱全本的《杨家将》,字正腔圆,赛过专业剧团演员,曾与几个民间剧团打擂,赢得声名。那个时候,谁想到我们漕田坝来唱戏,得先拜他的码头,否则可能就下不了台。他一肚子的戏和故事,我们小时候就是听他的戏和故事,消磨那些难以打发的乡间时光的。城里的文化馆,多次来收录过他的唱腔和故事。那个曾经的国民党团长的六伯子,作古已四十余年了吧。他高大帅气,一肚诗书,一手漂亮的毛笔字,家眷都去了台湾,只他一人留守在老家。因为抗战腿受伤,回老家养伤,帮家里做农活,引发伤口感染,从此腿杆溃烂,无法痊愈,没能归队,也没能随台。新中国成立后,因一次耍枪,坐地抬手打掉空中的飞鸟,被人发现他的身世,说他是国民党特务,受尽批斗折磨,但他能隐忍不发,配合批斗。他是一个和善的老人,很受我们这些小孩子喜欢。但也是一个固执的老人,政府拨乱反正,要给他落实政策,叫他讲讲过去,他就是不讲,让他承认参加国民党错了,他就是不说。他不配合,政策一直没给他落实下去。他就这样一个人孤独地活着,直到终老,没能等来他台湾的妻儿,没能落实到政策。去世时给伺候他的侄儿们留遗言,他曾经居住过的茅草房二十年不要动。我一直纳闷,他为什么要留二十年?这里有什么秘密,至今没想透。如今,没等到拆迁,他那茅房早就不在了。侄儿们尽量在为他保留,可拗不过时光的流逝、岁月的洗礼。现在,我能见到的老家人儿,也一个个不再年轻,很多人都得了孙子重孙,当了爷爷或太爷爷了。而屈指可数的几位长辈,只有我这个大家庭中父亲几兄弟,他们也垂垂暮年,经不得时光的洗礼。

最让我感叹的是,去世的堂嫂,她的丈夫、我的堂哥清权兄,是当地有名的支客司,一肚诗书惊四座,一张利嘴遍乡野,一家门房任挥毫,威风八面,行南走北,快意人生。如今他中了风,坐轮椅上,大小便失禁。见了我,抓住手就不想放,激动得说不出话来。堂嫂堂上的挽帐、花圈和门上挽联却再也不是他的手笔了。那些字歪歪扭扭,是他的另一个堂弟写的,没有一点书家影子,只图写上去了。老家再也没有一个能挥毫的人了,这种悲哀谁又能懂?

鲁迅先生回到阔别二十年的故乡,感受到故乡物是人非,满目苍凉,见到的是木讷的闰土,回想的是豆腐西施杨二嫂,感受到的是整体社会的衰败。而我不同,我的故乡却是在开发中迎接了新时代,农民变了居民,农田成了园区,老家人都在城里住着,享受着城市生活,我应当为故乡高兴。可是,我却高兴不起来,盲目开发带来的后遗症开始显现,拆迁中撕裂的亲情难以弥合,乡土文明的遗落难以再继。

故乡,那个张姓村落就在这场开发中,生生地被推掉了,几百户张姓就这样分散四方,再难聚首。张家在这里是一个大姓,我们正在编纂一部家谱,已考证到我们是湖广填川从麻城迁移而来。“……值明末,焚本,逃四方,族移州南,业落白鹤山……”从学圣祖碑记中得知,“祖张聪,麻城远道携家带口先于顶山落脚,育三子。长房顶山世居,二房插占巴州之南,后于白鹤山置业安居,三房移居重庆磨子街(今沙坪坝)。”白鹤山张氏就是我的家族,世居于白鹤山脚下,山上有我家柴坡,山脚一平坝,习惯叫漕田坝。这里四季分明,风调雨顺,阡陌交通,鸡犬相闻,有鱼米之乡美称。这里培养了很多大学生,有很多能人走南闯北赢得功名,有很多知名民间艺人活跃乡间。现在漕田坝已然失守,房屋推倒,田地拉平,鸡犬不闻,斑竹孤生,荒草遍野,苍凉无际,曾经的鱼米之乡没了。由于没有土地指标,西气东输的地下管道又横贯坝中,规定开发区域要离管道200米才行,开发商来了一个又走了一个,何时开发、如何开发已是一个未知数。

现在坝里的人要因这些红白事才能聚到一起。聚到一起,不是问你的收入多少、官有多大,而是急急地问这坝里的老人如何安置。田地征了,他们失去了根,一把归山的骨头没地方可埋,让我想想办法。我有什么办法可想?他们集体附议,一定要在圆包包那个地方争得一席之地,要让这坝坝里的这批老人有个归宿。而圆包包只有巴掌大,是两个社的共有之地,就在已征地的边上,征不征也很难说清。一旦征了,这最后的乐土也没有了,所有的坟墓都得深埋。是呀,老人的归宿就是我们的牵挂。故乡令我们牵挂的不就是那些土包包吗?不就是那些离我们远去却一直守护着我们的先祖吗?不就是我们的父辈们叶落想归根吗?故土难离,是因为他们的根在那里,先祖在那里,念想在那里。

如果这最后的乐土都没有了,我们连一个叩头的地方都没有了。

责任编辑:聂照程
返回传媒网首页
·春风正好
·两条鲤鱼
·春暖花开(外二首)
·生命(外二则)
·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要闻回放<<  
· 产业做支撑干部作表率马鞍乡脱贫攻坚事事有人
· 胸藏文墨怀若谷腹有诗书气自华
· 空中看家园大型系列航拍(166)
· 科技助力核桃产业创新发展
· 党建引领因地制宜大力发展农村特色优势产业
· 把问题解决在基层矛盾化解在初始
· 推动产学研合作打通创新链条促进创新发展
· 树立依法用地意识完善长效管理机制
热点图片<<  
放风筝
放风筝
空中看家园大型系列航拍164
空中看家园大型
空中看家园大型系列航拍163
空中看家园大型
行摄柳林铺
行摄柳林铺
综合消息<<  
· 全民阅读 书香巴中
· 让闲置衣物更有价值
· 清明祭祀有了新变化
· 向“中梗阻”说不!
· 《湮灭》首映 嘉宾畅谈中国科幻电影未来
· 《妈妈是超人3》霍思燕嗯哼义卖玩具献爱心
· 《温暖的弦》开播在即 张翰亲自“把关”服装造
· 《后来的我们》发布主题曲 刘若英:陈奕迅的呼
 
关于我们 | 服务范围 | 广告服务 | 网站合作 | 网站招骋 | 版权声明 法律顾问:冯剑律师 13981658595
 

巴中传媒网 版权秘有 新闻报料:0827-5555503
邮箱:nic@bznews.org 地址:四川省巴中市江北大道状元桥街36号
互联网新闻登载服务许可证:川新备10-150010号 蜀ICP备11018100号-1